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!
烏山頭影展

    關於烏山頭影展    

圖:第二十屆烏山頭影展《潛望鏡》

 

【第____屆烏山頭影展】

 

是啊,不小心,烏山頭影展也走了十幾年了。

 

1997年,烏山頭影展開跑,原本,是作為紀錄所師生每一年度學習成果的公開展示,然而紀錄片的放映,更提供了那個時代跟社會的對話。

 

「希望說話與發聲,紀錄片的功能與基調,回到原初,不就是如此嗎?」張照堂老師在第12屆的烏山頭影展曾這樣說過。

 

  • 7歲的烏山頭影展說:「吃高山蔬菜,就上高山去。」

 

  • 12歲的烏山頭影展說:「取名為『烏山頭殼』,是取"Wish Talk"的英文諧音,期望能藉由影片開啟彼此多方的對話。」

 

  • 13歲的烏山頭影展說:「倒也越來越能欣賞著烏山頭的另類,除了不用花錢買票就能享受一整排空位的自在之外,還有他在教育功能、社會關懷與實驗精神的無限可能性。」

 

  • 14歲的烏山頭影展說:「紀錄片的意義並不只是在於導演對於觀點的詮釋與創作,其更重要的一環在於,一個完整的紀錄片作品,要如何與社會大眾或是目標觀眾對話。」

 

  • 15歲的烏山頭影展說:「在遼闊的土地上,不見邊際,無論環境更迭,所有動物都拿出本能學習生存,好比紀錄片工作者,在廣大的世界裡拿起攝影機拍攝所關注的對象或事件,拍攝的同時,是尋找、是獵捕,也是學習,並從尋獵的過程中獲取經驗與智慧,再將這些能量轉化為作品。」

 

  • 16歲的烏山頭影展說:「製作紀錄片,是為了再現某個空間的存在。修復老影像,是為了見證某段時間的存在。放映與展示,是為了看見我們做為社會的『存在』。」

 

  • 17歲的烏山頭影展說:「以往過度『氧化』的反應,往往讓紀錄片的狀態與本質日益模糊化了。以『還原』為名,意指回到事物的原初狀態。」

 

  • 18歲的烏山頭影展說:「『人世間所有的相遇,都是久別重逢。』先有再會才有再會,正如音像紀錄的同時,即不斷地與當下告別,紀錄,是為了再會。」

 

  • 19歲的烏山頭影展說:「這次,我們試圖從不同的溫度感受出發,重新勾勒另類角度的『紀錄片觸覺』,呈現來自生活、本於生活的多彩多姿電影風貌。」

 

  • 20歲的烏山頭影展說:「我們除了站在烏山頭水庫,受到學校教育的知識與豢養,更企圖探頭遠望外面的世界,透過交流與觀摩,放眼未來、變得更加茁壯的一個過程。」

 

紀錄片,保有著紀實性及多元思考的觀點,創作者踏入,然後深刻觀察,在不同的年歲中,用不同的理念發聲,如同每一年,烏山頭影展都有個奇妙的名字,象徵著每一年的學習跟社會關係。未來,紀錄片創作者仍會埋頭苦幹,用心對話。

 

總會期待,那一年的影展,與你們一起的,純粹、淬鍊、戀戀不捨的對話。

 

「要說話,要發聲,也要持續,要分享。要抓緊當下,要擁抱,要包容。當我們放下攝影機,離開剪接桌,步出放映間,別忘了生活和朋友還在四周。我們必須繼續說話,也別忘了Hold住你的憧憬與理想。」──張照堂老師。